福州新聞網 >> 閩都大家

閩山社俗香火勝

發布時間:2019-03-06 15:26:36  來源:福州晚報

閩山社俗香火勝

閩山卓公祠

  卓祐之信仰溯源

  據載“閩山坊俗呼廟巷”(《閩都記》),蓋因坊內自古有卓公祠(又稱閩山廟)。此地乃西晉晉安郡守卓宏任滿后落籍晉安候官、拓土開基時的住所。據《卓氏譜牒》記載,卓宏乃卓祎之子,由長樂北山(鶴巷)上村移居閩山(烏石山余脈)內。卓宏16世孫卓隱之,于唐貞元十三年(797)任莆田縣令。卓隱之曾孫卓云,中唐乾寧四年(897)進士。卓云曾孫卓祐之,于北宋景祐元年(1034)中進士。這些人的生平經歷與事跡,皆少見記載,僅有卓祐之的“神跡”與傳說,在方志、廟志及筆記中多有敘及,對其褒封與公祭也屢有記載。

  宋《三山志》載:卓宏于西晉永興二年(305)為第五任晉安郡(今福州)太守。致仕以后,在今文儒坊閩山巷一帶擇地而居。知人論世,以時代論,其時蓋因北方先有司馬氏望族“八王之亂”,繼而有“永嘉之亂”,時局動蕩,無法北返,故而就地安家。閩山巷地在郡治子城之外,開發初及,其先未有名族居住的記載。卓宏開基閩山,卓氏從此在閩中發祥。

  明弘治《八閩通志》載:“閩山威顯侯廟,在文儒坊。神姓卓,名祐之?!彼味似揭椅茨辏?235)《福州靈應廟敕》記曰:“郡人以爾之靈應為言,申命牧司,開以侯爵,益施惠利之實,永佑邑里之民,可特封廣利侯?!蓖暧蛛吩唬骸盃栒`閩山,保有南國,耀陰兵以弭汀郡之寇,返炎風以撲鄰境之焚??加^民言,灼見神烈,式益表號,以靈應廣利侯,特封廣利威顯侯?!弊抗羲鞛殪`應廟,皇帝還敕賜二部《道藏》歸其保存。

  據記載,卓公祠始建于宋建炎二年(1128)。建炎三年(1129),卓神自稱以“閩山陰兵”破“建寇”。寶慶三年(1227),卓神又以“閩山陰兵”平汀州之寇,而且其神自語曰:“閩山,吾故宅也?!倍似郊孜纾?234),“復設陰兵御邵武之寇”。屢見“閩山”之稱與神跡??梢娖鋾r文儒坊(原名山陰巷)北之閩山境、閩山里已經著稱,地因人重,境以神名,閩山廟又稱卓公祠,祠廟相得,自然顯名于世。

  萬歷《閩都記》曰:“閩山廟,神姓卓,名祐之,宋景祐進士,秀州(今浙江嘉興)判官。生平正直,精爽過人,自謂死當為神。及卒,鄉人即所居廟祀之,號應公大夫?!泵魍鯌健堕}山祠避暑》詩有句云:

  “選勝當三伏,言過里社中……我輩能歌雪,神君數借風?!泵魅岁愒嬗诼c元年(1567)撰《重修閩山廟記》,詳述建廟及封神經過,文稱:“閩山,其一處也。然山雖隱,其靈則顯,故廟其地者,神況特異?!薄坝枭匍L居閩山下,其父老往往道廣利之神,曰靈應、靈慧?!?/p>

  憑藉里人感覺的靈應,卓祐之歿后之神號,屢受宋廷的褒封,遂由里人所號“應公大夫”,進而受敕封“廣利侯”“靈應廣利侯”“廣利威顯侯”“威顯順濟廣利侯”,至明永樂中,被“載諸祀典”。正統十三年(1448),重新其宇,“鄉人崇奉彌篤”。神格由此提升,影響日漸擴大。

  卓公祠神廟變遷

  乾隆《福州府志》與《閩都記》記載相同,閩山廟“在閩山巷。神姓卓,名祐之,宋景祐元年(1034)進士,秀州判官。及卒,鄉人即所居廟祀之,號應公大夫。建炎三年(1129),建寇猖獗。端平中(1234—1236),邵武山寇發;重(開)慶中(1259),汀寇發,神屢著靈異,現于云端,賊眾驚潰。守臣朱良驥、運判諸葛有聲,先后以事聞。初封廣利侯,尋加威顯,賜額靈應?!睋丝芍?,閩山廟建于北宋年間,因以卓祐之居所建廟,又是主祀卓祐之,所以民間稱之為卓公祠。據《烏石山志》記載:“明正統間(1436—1449),有司重修。萬歷三十一年(1603),福建左布政使王恩民移檄本府,春秋致祭?!贝藦R遂成官修、官祭的神廟。

  至于卓祐之成神的故事,《榕城考古略》與《竹間十日話》《竹間續話》皆有記載,可補“府志”記載之不足。文皆稱卓“生平正直,精爽過人,自謂死當為神。及卒,果著靈異?!薄懊骱胫纬踔亟?,香火益盛。嘉靖初,里人迎神,金鼓喧沸。巡按御史程昌蒞廟,析其屋之半,后修復。宋端平中,賜敕二道,藏廟中。又,廟兩旁祀十八灘神,未詳所自?!保謼鳌堕懦强脊怕浴罚┳髡咴诎凑Z中特別提到:“今大營里,福性境,亦祀卓祐之,未知分自何時?”可見到清代,卓公祠神還有分靈于城內里巷者。

  清郭柏蒼《竹間十日話》對“灘神”有較詳細的說明:“南平縣之黯淡灘,俗呼九里灘,上有文惠王廟。志載:文惠王廟在演仙下里,臨黯淡灘,祀灘神。是則灘神即文惠王也。宋進士卓祐之,死于溪灘,沒而為神。故閩山廟十位部從稱灘神?!蔽闹杏终f,清流縣東南有安濟廟(又名九龍廟),“前有大灘九,九灘之內有小灘,共十有八灘,皆奇險,過者主客俱禱于九龍神”。這與福州閩山廟兩旁所祀十八灘神一樣,其中也包含了卓祐之沒而為神的故事。

  郭柏蒼后人郭白陽的《竹間續話》,引用蘇之琨的《文勺》云:“淡水之險,首蜀次閩。閩水之險,則九龍十八灘最焉。方言:‘小曰灘,大曰龍?!琵堉g,為灘凡十有八,其地跨清流、永安二邑,非入豫章、兩粵,不經于此?!边@些文字再度證明,閩江上游之清流、永安二縣間之江流,經過眾多急流險灘,“九龍十八灘”實是形容其險阨而且數量眾多。

  郭文引唐詩人張籍《寄元汀州詩》,有句曰:“為郡暫辭雙鳳闕,全家遠過九龍灘?!闭f明九龍險灘在唐時便已十分著名。福建民間信仰眾多,十八灘神之奉祀自在情理之中,但因卓祐之亡身于九龍灘中,故在閩山廟兩旁奉祀十八灘神,也將卓公列名其中,卻是料想不及的。這也表明,閩江上游的水上運輸,與福州的關系是頗為密切的。

  閩山廟社俗興盛

  閩山廟在閩山巷東卓公祠大院內,靠近南墻邊上,原有一口古井,水質清冽,相傳井底即為“三山看不見”之一的“閩山”,巷亦因此而得名。卓公祠亦稱卓公廟、閩山廟,所在里社稱閩山里、閩山境。廟坐北朝南,但拱形廟院大門卻是西向開在閩山巷內。卓公祠遂成為閩山境里社之祠廟。因祠廟內民俗社火活動自古十分興盛,故而名重福州城,境廟亦因之而揚聲。

  閩山廟除神龕、供案及供桌外,廟前尚有大戲臺。廟內最重的是每年元宵節的社火活動,其內容包括祭祀神靈(卓公祐之),娛神的戲劇演出,斗寶活動,張燈結彩放社火,深夜演出活動散場后,婦女結伴“轉三橋”,以祓除不祥與災禍,祈求吉祥好運。

  閩山廟的民俗社火活動,清末至民國一直都十分興盛,許多文人墨客都曾作詩詠嘆,民間竹枝詩中更有許多具體描述與記載。

  郭柏蒼《烏石山志》的“志余”載:“閩山境,宋進士卓祐之宅,鄉人祀之,子孫即其地為家廟。舊本二十四社?!遍}山廟在清代成為卓氏家廟,又為里社。全境原轄二十四社,故閩山廟即是閩山境的社廟,廟原有祭田在閩侯小箬??滴跄觊g,延平府學教授卓道翼曾勒石記事,立于廟中。

  《烏石山志》的“山志”又載:

  “閩山廟,每年上元十三至十五夜,駕鰲山,玲瓏飛動,人物、花果、禽魚,皆裁繒剪彩為之,簫鼓喧騰,煎沸道路?!泵髦x肇淛《五夜元宵》詩云“:更說閩山香火勝,魚龍百戲列齋筵?!编囋馈堕}中元夜曲》曰:“街頭寶炬夜初開,一曲新詞怨落梅。怪底佳人好妝束,閩山廟里看燈來?!毙?《與鄧道協簡》云:“三山元宵最盛,而神廟中各出珍奇,生荔留至春時,往往目擊之。家兄(按指徐熥)《元夕詞》有云:‘閩山廟里賽靈神,水陸珍饈滿案陳。最愛鮮紅盤上果,荔枝如錦色猶新?!^此,則廟中鰲山之盛,前代已然矣?!保ā缎〔蔟S》《徐氏筆精》)

  福州俗諺稱“閩山廟斗寶”,看來這在當年是十分興盛的閩俗活動。清詩人葉觀國曾有詩詠福州元宵節:“閩山廟里看燈回,火齊冰紈滿案堆?!泵麝愮妗堕}山廟記》則指出鄉人斗寶不僅一年只一次:

  “每歲三月三日,則聚富室奇玩,競為雜劇、道神出游。是閩山廟斗寶,不獨元宵矣?!闭f明閩山廟內的民俗廟事活動,如斗寶、表演雜劇、百戲以及神像出游活動,除元宵節外,還有“三月三”(古清明節)的節慶。斗寶是福州元宵節特有的一項民俗,屆時富家巨室各出所藏奇珍異寶,包括古董玩物與反時節的鮮果(如荔枝等)物產,到閩山廟內展示,讓眾人縱觀品評,以飽眼福而長知識;主人也借此顯示富有與博雅??磥硪荒暝澋亩穼氝€不能滿足市民需要,故又有三月三日的閩山廟斗寶。

  閩山廟社俗還有一大特色項目,就是婦女“轉三橋”活動,據傳始于宋代。每年元宵夜,婦女們精心打扮,盛妝出游。先是在閩山廟內焚香拜神,觀戲看社火。廟內活動散場后,便結伴同行,經過坊巷內數座橋梁,旨在驅除邪穢之氣,祛病健身,故又叫“走百病”。富家女子肩輿、乘轎代步,貧家女子則結伴步行。當時福州文人多有作詩詠誦的。如,黃紹芳《轉三橋》詩稱:

  “十萬紅燈三五月,衣香吹滿綠榕街?!蔽虝r農詩稱:“踏歌小隊轉三橋,燈事翻新看不足?!毙鞜住堕}中元夕曲》曰:“年少路旁虛送目,良家女伴轉三橋?!编囋劳}詩句云:“邀來女伴轉三橋,歌舞叢中落翠翹?!?/p>

  這些詩生動地描繪了元宵之夜燈火輝煌、歌舞喧騰的熱鬧場景和青年男女圍觀征逐的風情。這種習俗實亦古已有之,宋代學者方孝能有詩詠其事,云:“燈火風搖沽酒簾,月中人數買花錢。少年心事如飛絮,爭逐遺香拾翠鈿?!鼻迥┮院?,因時局動蕩、經濟蕭條,閩山廟會及社俗活動漸趨沉寂,勝事消磨,令人嘆挽。新中國成立之初,閩山廟地一度改建為閩山公園。

  如今,若能振疲起廢,重行閩山廟會,再為市民增添社俗活動的精彩,傳承這一綜合的文化藝術活動項目,相信會受到市民百姓的歡迎與感謝的。(盧美松)

黄色a片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