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聞網 >> 閩都大家

“元夕紛華盛福唐”——記宋代閩山廟上元燈會

發布時間:2019-02-20 10:56:18  來源:福州晚報

“元夕紛華盛福唐”——記宋代閩山廟上元燈會

閩山巷

 ?。ㄒ唬?/p>

  福唐曾是福州的舊稱,今文儒坊閩山巷南口東側內,舊有閩山廟、卓公祠。民間傳說,廟門內原有一口大井,井底藏有“閩山”,即民諺所謂“三山看不見”之一山。閩山里、閩山境、閩山廟和卓公祠,在宋代以后,尤其是明清時期,成為福州地區最著名的里社、最富影響力的俗神廟。

  從卓公祠到閩山廟,應是隨時代變遷的信仰發展過程。宋朝是造神時代,初始卓公祠僅為卓氏宗祠,奉祀卓祐之一人,后來卓公祠旁增建“十八灘神祠”,還有天后媽祖與臨水陳靖姑神位,遂由一姓一氏的祠祀,漸而為一里眾社的共祀。如“廟記”所載,“嘉靖丙寅(1566)春,諸鄉士、父老謀”“以舊祠全返于廟,由是,居民靡不鼓舞胥慶”“環斯廟而居者,廿有四社,災患必祈,疾病必禱,求欲福之者眾矣”。

  地因人重,廟以神名。傳說中的卓公神,既有御災捍患的神跡與傳說,對宋元明清時期的福州士女、官紳而言,自然有很強的感召力。因祠建廟,閩山廟遂成祠廟合一,且在明初載入官方祀典,所以香火十分旺盛,民俗活動也更加頻繁?!懊骱胫纬踔亟?,香火益盛。嘉靖初,里人迎神,金鼓喧沸?!薄皬R記”所載,證明了這一變遷過程。

 ?。ǘ?/p>

  自宋代至明清,福州以元宵燈會紛華著稱。歷史上,“閩俗重元宵”。

  明學者謝肇淛稱:“天下上元,燈燭之盛,無逾閩中者?!保ā段咫s俎》)《三山志》“土俗”篇詳細記載福州上元節(即元宵節)民俗活動盛況:“燃燈,弛門禁,自唐先天(712)始,本州準假令三日。舊例:官府及在城……諸大剎皆掛燈球、蓮花燈、百花燈、琉璃屏及列置盆燎?!惫傺米笥叶?,各懸三五盞燈,直徑均達丈余,“簇百花其上,燃蠟燭十余炬。對結彩樓,爭靡斗艷。又為紙偶人,作緣竿、履索、飛龍、戲獅之像,縱士民觀賞?!闭媸恰敖鹞岵唤?,城內士民同樂,所觀有大小燈炬,眾多紙偶及動物形象?!爸扉T華族設看位,東、西衙廊外,通衢大路,比屋臨觀。仍弛門禁,遠鄉下邑來游者,通夕不絕?!辈粌H城內富貴人家大張燈筵,而且放弛城門之禁,讓遠鄉各邑的游人也來觀賞,至于通宵達旦。

  志書還載,州城譙門(在今鼓樓舊址),設立“彩山”(應即鰲山),還有大型的歌舞表演?!拔《胪回?,中架棚臺,集俳優、娼妓,大合樂其上。渡江后停寢。紹興九年(1139),張丞相浚為帥(按:任福建觀察使兼福州刺史),復作,自是不廢?!?/p>

  由上可見,有宋一代,福州作為八閩首府,城內過上元(元宵)節,煞是隆重熱烈。

 ?。ㄈ?/p>

  宋代上元節,最熱鬧的應數“觀燈”活動?!度街尽穼Υ俗髁思卸敿毜挠涊d:“舊例,太守以三(上)元會監司,命僚屬招郡寄居者,置酒臨賞?!边@表明官方對上元節的重視,太守親自會同各有關部門領導商議,并且命令下屬,招集寓居福州的外地客人(主要是官宦、文人),置酒設宴,聚會觀賞花燈、鰲山及文藝表演?!凹认?,太守以燈炬千百、群妓、雜戲,迎往一大剎中,以覽勝。州人、士女卻立企望,排眾爭睹以為樂?!碧赜H自以大量燈炬引導,率歌舞樂隊去一大寺廟中,觀看演出。說明上元燈會完全是官方嚴密組織、周到安排的燈展和文藝游樂活動,因此吸引了州城內外的士庶人眾,成為普天同慶的歡樂聚會。

  《三山志》作者為表達上元節慶典的盛況,特地在志書中引用當時州中官員的贊美詩歌以為證。如本州司理王子獻作詩稱:“春燈絕勝百花芳,元夕紛華盛福唐。銀燭燒空排麗景,鰲山聳處現祥光。管弦喧夜‘千秋歲’,羅綺填街百和香。欲識使君行樂意,姑循前哲事祈禳?!?/p>

  該詩不僅敷陳上元之夕輝煌的城市燈彩、鰲山,喧騰的歌舞表演,最后著重指出太守組織安排的本意:在于依循前任賢哲的舊例,祈求國泰民安,禱祝風調雨順。

  另一位司理方孝能分別作三首七絕詩云:“街頭如晝火山紅,酒面生鱗錦障風。佳客醉醒春色里,新妝歌舞月明中?!薄氨”〈荷佬驴|金,尊前風細怯輕陰。酒香隱約生紅粉,正與桃花共淺深?!薄盁敉怙L搖沽酒旆,月中人數買花錢。少年心事如飛絮,爭逐遺香拾墜鈿?!狈剿纠淼脑?,以白描手法寫出佳客醉酒與紅粉醉酒的不同情態,以及少年男女月夜追尋的不同樂事。這些都寫盡太平盛世中最為歡樂的興會場景。

  在這盛世樂會中,作者也不忘為民眾申訴?!霸S中,劉待制瑾為守,元夕,不問富貧,每戶科燈十盞。陳先生烈以詩題鼓門大燈籠云:‘富家一盞燈,太倉一粒粟。貧家一盞燈,父子相對哭。風流太守知不知,惟恨笙歌無妙曲?!劧x之?!痹S年間的福州太守是劉瑾。由本詩可知,上元燈節,確由太守策劃,官家將張燈攤派到城中各戶人家,貧富一體為之,無怪乎貧者之哭,說明制燈耗資不菲。太守見詩道歉,可見還算開明。陳烈題詩于鼓樓譙門的大燈之上以為民請命,可見其大膽。

  如果說《三山志》所記宋代上元燈會之盛,主要在福州城內,或州衙、譙樓之所在地,那么到明清兩代,州人所記上元燈節盛會有集中閩山廟、卓公祠之內者。如明學者謝肇淛《福州午夜元宵詩》云:“千支鳳蠟一時懸,莫道元宵勝當年。人影漸隨香霧合,月輪還讓彩燈圓。虹橋乍起搖星斗,錦帳初開試管弦。更說閩山香火旺,魚龍百戲列齋筵?!比姌O力描繪上元節夜彩燈之繁多,制作之精美,士女游客之眾多,鰲山大棚之宏壯,管弦歌舞、魚龍百戲與盛大齋筵的鋪張。而這都集中在閩山廟的社火與夜演的歡會之中。無怪乎謝氏仕宦在外仍不忘情于“金粟峰前月,閩山廟里燈”。(《元夕感懷》)

 ?。ㄋ模?/p>

  清代,自康乾盛世以后,由于社會安定,城中官紳人家生活富足,文藝興盛,市井百姓對于里社境廟神靈的信仰如癡如狂,競相追逐信奉虔誠與社俗熱鬧。福州城每逢年節,景況更勝前朝,均有十分狂熱的民俗活動。士女游觀,百戲喧騰,極為壯觀。

  乾隆舉人鄭洛英,曾作十首《榕城元夕竹枝詞》,其中一首專詠閩山廟社戲盛況,詩曰:“閩山廟內夜人繁,閩山廟外月當門。檳榔牙齒生煙袋,子弟場中較十番?!泵枋鲈桂┰庐斂?,閩山廟人聲鼎沸,那些嚼檳榔的年輕人,在熱鬧的戲場中角演十番樂器的情景。

  道光進士李彥彬專寫《閩山廟鰲山》詩稱:“兩行燈火晃玻璃,鄉社元宵列炬齊。方信三山鰲背上,海城春擁燭龍低?!钡拦馀e人劉家謀的《榕城觀燈詞》曰:“吾閩燈市天下無,千燈萬燈燃通衢。閩山廟社蟠六鰲,忠懿祠堂燦千樹?!倍硕荚谠娭锌滟濋}山廟的燈會,既有巨型的鰲山燈棚,也有街衢兩旁整齊排列的花燈,千燈萬炬,匯成花燈的海洋,無怪乎詩人驕傲地宣稱:“吾閩燈市天下無?!痹诔堑闹娙?,都有作詩吟詠,“閩山廟里看燈回(葉觀國)”“閩山廟里看燈來(鄧原岳)”“閩山廟里賽靈神”(徐熥)。閩山廟因為興盛的社火燈會、迎神賽會而聞名于榕城,成為福州地區民俗活動的典型代表。

 ?。ūR美松)

黄色a片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