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聞網 >> 閩都大家

江景祚與大湖桂花王

發布時間:2018-12-18 15:15:38  來源:福州晚報

江景祚與大湖桂花王

百年桂花樹

  前段時間,閩侯縣召開了一場古樹名木保護行政公益訴訟訴前圓桌會議,聚焦大湖鄉一株平凡而又特殊的“桂花王”生長保護問題。

  這株桂花樹位于大湖鄉“大湖分縣衙署”東側。說它平凡,那是因為它只是大湖鄉里眾多桂花樹中的普通一株;說它特殊,那是因為它是閩侯境內四株百年桂花樹中最為年長的一株。它與大湖分縣衙署同齡,據說是當年一位縣丞手植的。

  “桂花王”見證了古縣衙的歷史滄桑。觀賞這株古樹,思緒連綿,不禁使人想起清朝雍正年間那段關于驚堂木的故事。

  百年桂花樹

  在大湖鄉,年過古稀的老人都曾聽過一首童謠:“小小大湖街,三間雜貨鋪,衙門打屁股,人人都聽見,丹桂飄香時,滿街都聞到?!边@里的“丹桂”指的就是大湖分縣衙署東側那株百年桂花樹。2015年,這株“桂花王”被列為福建省古樹名木,掛上二級保護牌。

  閩侯縣林業局綠化辦副主任陳其榕告訴筆者,這株“桂花王”是目前閩侯境內已發現的四株百年桂花樹中最老的一株。胸圍2.4米,高約12米,屬黃金桂優良品種。秋天一到,桂花盛開,清風拂過,花香四溢。

  筆者走訪中了解到,這株“桂花王”原有三支主干,枝繁葉茂。但因缺乏有效管護,兩支主干已于今年初先后折斷,目前僅剩一支。

  而在此之前,這株桂花樹也險遭厄運。上世紀70年代,當地供銷社生意紅火。為了在桂花樹旁興建供銷社倉庫,有人提議把這株桂花樹砍掉。時任大湖公社黨委書記黃俊義得知情況后,堅決予以制止,老樹才幸免一難。

  縣丞為何人

  《大湖鄉志》中“清朝大湖分縣及縣丞和典史”一節記載:“清雍正十二年(1734),侯官縣析‘永安鄉守仁里二十六都、二十七都(今洋里鄉)’‘永安鄉嘉祥東里二十九都、三十都(今大湖鄉)’‘永安鄉嘉祥西里三十二都、三十三都(部分屬今白沙鎮、大湖鄉)’‘同樂鄉施化里五十三都、五十四都(今大湖鄉)’‘同樂西鄉興城里五十八都、五十九都、六十都、六十一都(今廷坪鄉)’,設大湖分縣,轄十二都。最高長官是縣丞。宣統元年(1909)撤(大湖)分縣。從雍正十二年(1734)至宣統元年(1909),先后有29位縣丞、37位典史(掌管刑緝的官吏)在大湖分縣任職過?!?/p>

  《閩侯名木古樹》(閩侯縣政協編)中《大湖衙前桂花王》一文,其中提到,“清雍正十二年(1734),侯官縣丞移駐大湖,縣官為縣衙后花園種植了桂花、青松、綠竹……”當地老人也告訴筆者,“桂花王”就是在縣丞廳破土動工之日(即1734年)栽下的,與大湖分縣衙署同齡。

  既然如此,那么這株百年桂花樹又是哪一位縣丞所種植的呢?

  民國《閩侯縣志·卷六十·職官六》下“侯官”之“縣丞”記載,雍正十二年(1734),移駐大湖的縣丞正是順天宛平人江景祚。

  關于江景祚其人,筆者查詢了閩侯地方志書等相關資料,只找到《大湖鄉志》中這段簡單記載,“(首任)大湖分縣縣丞江景祚,籍貫順天宛平,任職時間為雍正十二年(1734)至乾隆元年(1736)”。

  其他地方志書也僅有只言片語:一是《福安縣志·卷之十六·職官》記載,“江景祚(直隸宛平人,侯官丞??滴跛氖拍?,署縣事。修學宮,重新溪口橋)”。二是《旌德縣志·卷之七·選舉》記載,“江村人。侯官縣縣丞,歷升兵馬司指揮”。三是《寧國府志·卷八·選舉表·資敘附》之“旌德縣”下記載:“江景祚,仕侯官縣丞,升兵馬司指揮?!?/p>

  筆者還走訪了閩侯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亦未找到江景祚的更多記載。

  對此,大湖鄉的文史學者推測,江景祚當年在大湖分縣任職期間未有顯著政績,所以地方志書上僅作簡單記載。

  不過可以肯定,歷任縣丞移駐大湖期間都為轄區治理作了貢獻。據史料記載,乾隆年間,大湖分縣衙署做了幾件大事:滅鼠疫、除虎害、懲奸匪、擒惡霸,建大湖社學和芹山社學。轄制期間,官民和諧,人心安定。

  大湖分縣衙署

  13日,筆者驅車來到大湖鄉。漫步于大湖街,再沿著一段小徑步行百余米,便來到昔日的大湖分縣衙署所在地。這是一座清代古建筑,曾經聲威赫赫,名震鄉里。歲月荏苒,如今的它褪去了往日的威嚴,靜默于鄉野村居之間。

  位于大湖鄉大湖街228號的大湖分縣衙署,始建于清雍正十二年(1734),管轄區域包括今廷坪、洋里、大湖及白沙等鄉鎮。

  縣衙坐北朝南,前后三進,前兩進毀于1958年,現僅存后衙,面積約280平方米。后衙面闊五間,進深四間,穿斗式木構架,單檐歇山頂,外圍風火墻。廳中梁柱粗大,配有燈籠式青石柱礎,雕刻精美圖案。1989年,被列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大湖分縣衙署曾經輝煌一時。被裁撤后,此地遂逐漸敗落,舊建筑亦逐年損毀。

  為何移駐大湖

  作為侯官縣丞的江景祚,原駐于縣城,為何于雍正十二年(1734)分防到鄉村?閩侯當地人士認為,當時大湖地處偏遠交界地區,管理薄弱,侯官縣丞移駐大湖是為了實施更為有效的區域管控。

  此外,我們或許還可從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胡恒先生撰寫的《清代福建分征縣丞與錢糧征收》中提到的兩段奏折里,窺見其中緣由,現轉引于下——

  “在《雍正朝宮中檔奏折》中,筆者查到雍正八年福建總督高其倬奏請移設福清縣丞駐海壇的奏疏,這是福建縣丞移駐鄉村的開端,從中可以透析福建設立分征縣丞的初衷?!G逡豢h所管海壇一處,其地隔海,民人涉海遠出,到縣納糧結訟均屬不便。但臣再四細籌,其地雖設一縣,應將福清縣縣丞移駐于海壇。其縣丞一員應于通省揀選廉干之員題調,即令其就近辦理征催、詞訟之事。至徒流以上之罪,其案件仍歸福清縣審擬完結。余民間小訟即令就近斷結詳報,則詞訟、錢糧均易清楚,似為妥協’。雍正帝也認為‘此料理甚屬妥協’。到雍正八年正式奏準,并定于海壇之平潭建設縣丞衙署。海壇是一個海島,‘周圍數百余里,其地可為一大縣視之’,且與縣治往來不便,是設置分征縣丞的初衷。

  筆者在《清代吏治史料》中查到雍正九年奏請南安縣縣丞移駐羅溪的奏疏:

  ‘閩省泉州府下之南安縣地處山僻,民多頑梗,實為緊要之區,其十六、十七、十八等都距縣窎遠,知縣一官有鞭長莫及之虞。請照福清縣縣丞移駐平潭之例,將南安縣移于羅溪地方駐扎彈壓。一切戶婚、田土、斗毆細事就近赴縣丞控理歸結,情重者仍歸本縣究訊,洵于地方有益?!?/p>

  細讀胡恒先生論文所引兩段奏折,得知“縣丞移駐”一舉,乃因其地距離縣治遙遠,不便“納糧結訟”及其他不利轄制等緣由。這種情況不僅僅是大湖、平潭、羅溪諸縣所獨有,也是當時福建地方縣級行政的特點之一。

江景祚與大湖桂花王

雕刻精美圖案的青石柱礎

江景祚與大湖桂花王

大湖分縣衙署

 ?。ㄈ~繁)

黄色a片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