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聞網 >> 閩都大家

元帥祖廟及其分廟

發布時間:2018-07-03 15:09:59  來源:福州晚報

  鼓樓區東街口附近有一條南北走向的元帥路,因有“元帥廟”而命名。據考,此廟建于元代,為福州第一個“元帥廟”,稱“祖殿元帥廟”,可見其在福州的影響之大。

  翁實先生的《閩劇軼聞傳說》記載:“福州文藻山下,雙拋橋北,有座元帥廟,規模很大。廟內祀田元帥。神案前刻‘啟化宮田元帥’,偶像高大。兩旁有分執樂器的男女侍者四人。神案兩旁還侍立有泥塑偶像二人,一男一女。男袒胸,手執二胡作演奏狀;女穿舞衣,手執夾板,高與人同,俗稱鄭二伯、鄭二姆。尚有年輕的一男一女,名叫金花、銀花。相傳田元帥即雷海青。八月念三日,是元帥誕。戲班舉觴慶祝,甚為熱鬧?!蔽闹兴?,基本準確。

  但“廟內祀田元帥”,為什么又說“相傳田元帥即雷海青”呢?雷海青者,唐玄宗樂師?!鞍彩分畞y”,唐玄宗攜楊貴妃西逃。安祿山入主長安,將朝臣、宮女、樂工盡擄至洛陽,威逼其歌舞。雷海青不聽,提琵琶砸向安祿山。安祿山大怒,將其肢解示眾。

  傳說,“雷大元帥”顯靈時因“雷”字上部被云所遮,僅現一個“田”字,遂稱“田大元帥”。不想以訛傳訛,約定俗成,自此稱雷海青為“田公”或“田公元帥”。清時,又稱“霞府會樂宗師”。 有廟聯說他:“意氣依然今學者,風流原是古忠臣?!薄盁艋痼细?,拼酒且聽新樂府;鐘聲月色,登樓兼看古衣冠?!鼻迨櫛!堕}雜記》說這個“田相公”,“作白皙少年,額頭上畫一蟹頭,左右插兩雉尾,侍者四人,分執琵琶、三弦、胡琴、鼓板?!?/p>

  《新唐書·禮樂志》說:“玄宗既知音律,又酷愛法曲,選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園,聲有誤者,帝必覺而正之,號‘皇帝梨園弟子’;宮女數百,亦為梨園弟子,居宜春北院。梨園法部,更置小部音聲三十余人?!碧菩趶蛧?,感其忠義,封雷海青為“天下梨園大總管”,俗稱“雷大元帥”,令人朝夕禮拜,因此亦俗稱雷海青為“戲神”。他忠君抗暴,為國捐軀,以及對安祿山疾惡如仇的態度和他視死如歸的大無畏精神,至今還有積極的教育意義。

  “戲神”者,管“戲”內之事,但既為“御封”,也可以管“戲”外之事。不但為福州“梨園弟子”所敬仰,也為福州的百姓所供奉。民國十七年(1928),閩班“三賽樂”赴臺灣公演,戲景頗豐,戲老板掙了個盆滿缽滿。但一般的演職人員卻沒有得到半點好處。時值年關,“三花”柯依銓要求增發獎金,戲老板卻趁機把柯依銓解雇。這引起全體演員“排公堂”反對。

  “排公堂”是在舞臺上搭起三層桌。最高的第三層供奉“田公元帥”,第二層供老郎爺,第一層陳列雷公、電母、黑白無常等。公堂板上貼了封條,一書“九天風火院”,一書“玉封探花府”?!疤交ǜ本褪翘锕獛浉??!爸鲗徆佟庇伞罢乒摹睋?。一聲令下,“主審官”向田公元帥焚香禮拜,然后傳喚原告柯依銓上堂申訴,亦真亦戲,戲老板嚇得戰戰兢兢。最后,“主審官”宣布:撤銷柯依銓解除令,要求合理增加獎金,不答應即行“罷演”等。之后,戲老板懾于公眾的壓力,跪在田公元帥的面前,全部答應了條件。大家都說,田公元帥懲惡揚善,公正廉明,大快人心。

  有祖廟,必然就有分廟。日本長崎的“相公廟”就是其一。 清汪鵬《袖海篇》說:“相公之傳,自閩人始,舊說為雷海青而祀,以其身去雨存田,稱‘田相公’?!薄疤锵喙奔础疤镌獛洝币?。馬祖北竿也有“元帥廟”,清代末年,由長樂而來。其時長樂石井港酬神演戲,涂道興將戲班供奉的田都(公)元帥金身請回家奉祀,后轉送梅花鎮姐夫袁忠善家,再后來袁忠善遷居北竿塘岐村,隨帶田都(公)元帥的神像,建廟祀奉。馬祖的東引島還有一處“探花府”,也祀奉田都(公)元帥。有福州來的戲班,必到這里禮拜,祈求演出成功。

  福州元帥廟分爐至長樂、尚干、城門的更多。如長樂的元帥廟稱“英烈廟”。尚干的元帥廟在后厝村,明初建,祀玉皇大帝三皇子。據說戲神雷海青原是天上玉皇大帝的第三太子。他們更有豐富的文化內涵,值得我們作進一步的研究。(林國清)

黄色a片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