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聞網 >> 閩都大家

鼓樓區鮮為人知的古跡考

發布時間:2018-06-20 15:47:25  來源:福州晚報

鼓樓區鮮為人知的古跡考

湖東路車道旁的兩株大榕樹

  福州著名鄉土作家張傳興生前曾問筆者:“現福建省社會主義學院院址(湖東路118號)在古代是什么衙門?”我當時答不出。2017年,福建省文史研究館原館長盧美松先生也問該問題,并把它列入《冶山史話》一書的提綱中,即第二章文物遺跡的其中一節“武官衙門遺址”。到了2017年底,此書正式出版以后,我一看,其分工撰稿者仍未把這一節內容具體寫上。因此,我才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出答案來。此外,亦兼述另一處讀者感興趣的鼓樓遺跡。

  清代督標中營副將署

  今省社會主義學院院址的大門口,有兩株對稱的大榕樹(現在湖東路的車道旁),十分壯觀;其院內也有兩株,充分呈現出古代衙署的大氣派。這似乎為現存它署所少見,令人刮目相看。

  我找出清末同治年間的福州老城區地圖:在城隍街以東有個較大的衙門,卻因地圖的質量太差,費了好大的勁,才看清標注的是“中協衙門”。我在清林楓《榕城考古略》“卷中·坊巷第二”的“城隍廟”條下看到:“廟之南為城隍街,折而東通貢院前街。左一徑稱城隍崎,下亦通督中協署。而又自督中協署東偏曲折,而達于儀門之左,會于鼓樓前?!蔽闹械摹岸街袇f署”,即是老地圖中的“中協衙門”。在辛亥革命福州光復之前,老城區因為民房密集,少有大街,小巷曲折而量多,這是今人所難以體會到的。因此,才有上述交通方面那么復雜的記載。

  “督中協署”的全稱是“督標中營副將署”。據民國陳衍《閩侯縣志》“卷六·公署”記載,“督標中營副將署在貢院西”“督標水師營參將署在南門外”“撫標左營參將署在南營”。又據該志“卷五十·兵制”“清”的部分記載:“總督閩浙軍務標下:中營、左營、右營、水師營(雍正九年題設,駐扎南臺)。巡防訊地(上自閩縣南臺大橋沿江一帶水面,下至閩安鎮金剛腿??谏希??!薄把矒岣=ㄜ妱諛讼拢鹤鬆I、右營。巡防訊地(左、右兩營輪撥)?!边@說明了幾個問題:督標是直屬于閩浙總督指揮下的武裝力量,有水陸二路。撫標是直屬于福建巡撫指揮下的武裝力量,其僅有陸路。最為重要的則是指出了督標中營副將署,是“在貢院西”,不僅與清代老地圖吻合,也側面指出“《閩都記》:都督府,在將軍山之西,指揮錢貴宅。后創軍器局,又為清軍御史府,稱東察院。明嘉靖四十三年,總兵戚繼光建牙于此。委巷內建坐營司。按當即今署地(《榕城考古略》‘卷中·坊巷第二’的‘督標副將署’)”中部分內容存在失誤。將軍山即冶山,督標副將署“在貢院西”,而不“在將軍山之西”。正因為古人也有筆誤的時候,讓今人數十年來找不到“北”。明代抗倭英雄戚繼光建衙于此,這是一個重大的發現。至于“委巷內建坐營司”,這絕對不是林則徐出生地東邊的“左(坐)營司”。在古代,福州并非只有一個坐營司。至于“東察院”,陳衍《閩侯縣志》“卷六·公署”中的“廢署(附)”“東察院”條下記載:“在布政司東,初,創軍器局于此,其后,局徙于府治西,景泰三年,重葺為使館,后遂為清軍察院?!?/p>

  未見西門城樓老照片

  近年,不少福州老照片從境外陸續回流。我們現在已能從回流的老照片中,清晰地了解到清代福州南門城樓的原貌,但始終未見西門城樓的老照片。明王應山的《閩都記》“卷之九·郡城西北隅(侯官縣)”則說:“通仙門,今城西門也。以梁時王霸升舉,故名。數堞巍峨,甲于七門。匾曰‘海濱鄒魯’。重關中,有義勇關武安王祠(注:即清代的關帝廟,文革后,已遷至鼓樓區博物館大門口的旁邊)?!?/p>

  福州城墻有兩千多年的歷史,屢經毀建。其最后所修建的明清府城,是駙馬王恭于明初洪武四年(1371)重砌的石城,下壘以石,上甃以磚。明清的福州府城,七個城門均有甕城重關。清福州府城內,宣政街(今八一七北路北段)與南街,以東歸閩縣管轄;宣政街與南街,以西歸侯官縣管轄。清康熙三十年(1691),總督郭世隆重建西門、南門二城樓,并把西門城樓的“海濱鄒魯”四大字匾,易為其手書的“雄視上游”四字。清郭柏蒼的《竹間十日話》“卷五”曰:清“雍正二年(1724),奉旨建閩縣節烈祠于南門甕城中,侯官節烈祠于西門甕城中”。從上述記載可看出:南門與西門的特殊性與重要性,是超過其它五門的。(李厚威)

黄色a片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