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聞網 >> 閩都大家

吳清源外祖父張元奇:因彈劾晚清大臣喝花酒而聞名

發布時間:2017-10-16 14:39:11  來源:福州晚報

吳清源外祖父張元奇:因彈劾晚清大臣喝花酒而聞名

  因彈劾當紅大臣喝花酒而聞名

  清末,張元奇曾因一事聞名朝野,這就是1903年10月以御史身份彈劾權臣慶親王奕劻之子、商部尚書載振喝花酒。

  奕劻是誰?赫赫有名!乾隆帝第十七子永璘之孫、曾任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軍機大臣,曾會辦海軍事務,1911年出任“皇族內閣”總理大臣。讓中國人民恨之入骨的《辛丑條約》就是他代表清政府簽訂的,被公認為是慈禧面前第一紅人,總攬朝綱。

  奕劻兒子載振(1876-1947年),仗著父親的權勢,14歲即賞頭品頂戴,18歲選在乾清宮行走,19歲封為二等鎮國將軍。光緒二十七年十二月十二日(1902年1月21日),又被慈禧選中作為清廷赴英國致賀英王加冕的頭等特使,并賞貝子銜(清皇室爵位第四等,僅次于親王、郡王和貝勒),因此人稱振貝子。之后又成為首任商部(后改為農工商部)尚書。當時一度認為是光緒帝之后新皇帝的候選人。

  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九月的一天,載振在北京東城有名的余園大宴賓客,他召眾妓陪酒,其中就有他曾喜歡的謝珊珊。這謝珊珊為京城名妓,徐珂的《清稗類鈔》曾載:

  “京師經庚子之亂,娼業大衰,(賽金花)乃集群鴇,為之手疏章程,斟酌社會情狀行之。其所居與謝珊珊望衡對宇,一時親貴,趨之如鶩?!?/p>

  余園席間,載振嬉謔無度,丑態百出。謝珊珊被灌得爛醉,以脂粉抹在時任商部右侍郎的福州老鄉陳璧臉上,載振還為謝珊珊涂脂抹粉,助之以脂粉涂抹眾官……

  十月初一日,御史張元奇上奏彈劾此事,這時距載振出任商部尚書才兩個多月。

  高官大庭廣眾之下狎妓,不免有失官場體統,清廷下詔書對之嚴加申斥,“載振份屬宗支,所管商部關系甚眾。宜如何奮勉謹慎,一意奉公,何心娛樂游宴”,并告誡載振“尤當深加警惕,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載振萬般無奈,一度呈請“開缺”。有記載說,上述詔書下發后,奕劻曾對振貝子繩以家法,罰其長跪,同時拒絕了許多人的說情,載振只好跪了大半天。

  《清史演義》第九十四回《倚翠偎紅二難競爽剖心刎頸兩地招魂》對此有記:“卻說農工商部尚書載振,系慶親王奕劻子,他因慶王執掌朝綱,子以父貴,曾封鎮國將軍及貝子銜。自官制改更,把工部易名農工商部,就令他作為部長。一介貴公子,只可管領花叢,如何能主持實業?少年顯達,倜儻風流,前時未任部長,嘗悅妓女謝珊珊,招至東城余園侑酒,備極媟褻。御史張元奇曾專折奏參,說他為珊珊敷粉調脂,失大臣體。折上,留中,慶王心中似乎過不下去,令封閉南城妓館,盡驅諸妓出京。鶯鶯燕燕,紛紛逃避,也算是紅粉小劫,奈振貝子最愛賞花,遇著這般禁令,暗中未免埋怨。正是太殺風景。虧得境隨時易,舊事漸忘,兩宮寵眷,較前益隆。公子竟冠部曹,美人復來都下?!?/p>

  數年之后,載振包歌妓楊翠喜為二奶。另一位閩籍御史江春霖再次上奏彈劾,也再顯閩人不畏權貴之硬氣。(記者 劉琳 文/圖)

黄色a片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