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聞網 >> 閩都大家

石刻志銘證前史

發布時間:2017-09-25 09:12:49  來源:福州晚報

  日前,《海峽都市報》刊登文章,報道記者采訪著名書法家羅先生收藏的一方墓志,其碑首稱《宋故廣東提舉寺簿曾公墓志》。志文記載,墓主人福州懷安人曾準的家世、出身及個人經歷,可補福州地區歷史人物的記載不足。

  本文擬從兩方石刻(即墓志和崖刻)提供的信息,結合有關地方志書的記載,深入解讀曾準家族及其與文友間關系的情況。

石刻志銘證前史

《三山志》載曾準同年文友。

石刻志銘證前史

  曾準墓志

  兩方石刻

  《宋故廣東提舉寺簿曾公墓志》乃其兒子所書,全文如下:

  “先君諱準,字正叔,福州懷安人。曾祖父文質、祖友直,俱潛德弗耀。父安民,以君累贈奉議郎。先君少有文名,年十八,預鄉薦。紹熙庚戌(1190年),中南宮詞賦第一人,登進士第,授迪功郎、南雄州教授。尋丁母太孺人鄭氏憂。嘉泰改元(1201年),授南安郡教授,秩滿,授兩浙運司干官,循文林郎。嘉定元年(1208年)二月,除刑工部架閣。三年(1210年)四月,除國子正,改通直郎;六月,除武學博士。俄遷太府簿,守班輪對,抗奏二事,玉音曰俞。未幾,以言者見忌去國,得旨與宮觀,理作自陳。六年(1213年)五月,轉奉議郎。時惠州初置倅,首命先君經始之事,公力居多。屬被帥檄,差權循州,先君以疾辭,帥怒,奏乞回避,復以祠祿去官。八年(1215年)九月,起為南雄通判。十年(1217年)三月,轉承議郎,除知廉州。甫一考,除廣東提舉。十二年(1219年)三月,轉朝奉郎,賜五品服。居官盡瘁,因以感疾,逝于燕喜堂之寢室,時嘉定十二年(1219年)歲除夕也,享年七十。前娶林氏,先三十年卒,贈孺人;繼王氏,封孺人。子男二人:長宗魯,請庚午國子監舉;次宗元。女二人:長適文林郎、襄陽府司法參軍陳祐孫;次適知郡孫朝清之子士龍。孫男三人,孫女二人。以十三年(1220年)九月十六日,與孺人林氏合葬于閩縣茶園山之原。宗魯等罪逆深重,禍延先君。即窆事,哀痛何極。敬摭先君出處梗概,鑱(chán)石而納諸幽云。孤子宗魯、宗元泣血謹書”。

  志文詳載曾準讀書入仕的經歷,前后三十年,兩次去官,終年七十,賜五品服。雖盡瘁但未顯達。墓志為福州增添一位由科第入宦的歷史人物,而且他“中南宮詞賦第一人”,可見也是名冠當時的詞賦作手。從墓志得知:曾準(1150-1219年)生于紹興二十年(1150年),18歲舉于鄉,41歲先中會試“詞賦第一人”,繼中進士,歷任南雄州、南安郡教授、兩浙運司干官、刑工部架閣、國子正、武學博士、太府簿、南雄州通判、廉州知州、廣東提舉等職。性耿直,居官勤,盡瘁于任上。

  其籍貫為福州懷安縣。該縣于北宋太平興國六年(981年)設置,至明萬歷八年(1580年)撤銷,存在整600年,也是福州附郭縣。曾準死葬閩縣茶園山,乃在州城北門外。墓志500字文,僅粗略告知曾準的生平仕歷,其父、祖、曾祖皆因“潛德弗耀”,并無功名事跡,所以罕有記載。唯曾準的個人活動,還見于烏石山天章臺(今道山亭)南側,有一段嘉定二年壬申(1212年)的石刻文字,透露了他的朋友(科舉同年)交游及一次歡洽的新年聚會。這段石刻全文如下:

  “庚戌(1190年)同年、仕三山者,金華沈如愚元發、昭武黃靜夫體仁、四明林惟孝叔全、玉牒趙崇固安伯、崇復仁翁,偕是邦陳子堅子正、李喜晉老、曾準正叔、黃勻鈞可、高惟月明之、潘景伯仰之,序拜于道山,舉酒相屬,從容歡洽。自期集迨今,歲月飄忽如許,各天一涯,無繇合并。茲會十有一人,是可識也。時嘉定五年(1212年)壬申正月五日”。

  上述記游石刻,長達123字,詳記曾準等同年(同榜)進士11人,于南宋嘉定五年(1212年)正月初五日春節期間,在福州道山舉行“從容歡洽”酒會的情況。文中說明,歡聚的同科進士,有三人來自外地(浙江金華和四明縣,福建邵武縣),兩人是名載玉牒的趙氏宗人,五人皆在福州任官;其余六人則全是(籍貫)福州人(如果細分則有閩縣、候官、懷安之別)??梢韵胂?,如此同年聚會,即使在只有半壁江山的南宋時期,也是頗為難得的,因為有功名而任官者,多數奔走各地、旅食四方,是難得“期集”的。他們的這次聚會,選在福州城內名勝地道山,以酒慶賀,并按年齒“序拜”,而且依次舉杯“相屬”敬酒,可見其十分講究禮儀,因而都感“從容歡洽”。應當特別注意的是,這些“同年”,是在中舉22年之后的聚首,所以都感慨于“歲月飄忽”和“天各一涯”的離情別緒。這次“合并”聚會能有11人到場,實為人生之幸事快事,所以他們強調“是可識也”,于是筆記石銘,流傳至今已800余年。如果細察可知,嘉定五年(1212年),正是曾準“以言者去國”而歸休林下之時。

  石刻的價值

  其實,這兩段銘刻的價值還不僅止于此。循著這一線索,我們還可以對照古代方志,檢索福州籍六位進士的籍貫與家世。這“鄉邦”中的六位進士,都可在《三山志》中找到他們出處或下落的答案。福州知州梁克家主修《三山志》,其所載科名人物止于南宋淳熙九年(1182年)志書修成之時,其后人物由福州州學教授朱貔孫續修補充兩卷,續補的卷三十一開頭即詳列紹熙元年(1190年)庚戌余復榜六十五名進士名單,其中就包括崖刻的六人名字。如志載:“陳子堅,字子正,候官人。父倬然?!薄袄铎?,字晉老,懷安人。侄仲淹?!薄霸鴾?,字正叔,懷安人。椿之弟。省試賦魁,終朝奉郎、廣東提舉?!贝溯d名、字與道山崖刻同,證明其在會試中奪“賦魁”,實有其事?!度街尽愤M士名錄中有其兄曾椿的記載:“曾春(椿),字子仁,懷安人?!逼渲性嚂r間乃在淳熙五年(1178年)戊戌科,較乃弟曾準早12年。而曾準同年友潘景伯則載曰:“甲科,字仰之,閩縣人。(師孔之曾孫,弟顥伯、顯伯同榜。官至中大夫、淮東提刑)?!蓖瑫r記載其二弟云:“潘顥伯,字肅之,閩縣人。兄顯伯同榜,弟景伯。終朝散大夫,徽倅?!薄芭孙@伯,字隱之,閩縣人,弟景伯,顥伯?!庇纱丝芍?,潘氏兄弟三人,于庚戌年同榜中進士,而嘉定五年的道山之會,卻只有潘景伯一人參加,可知二潘或在外地仕宦任上。同榜中進士的還有潘文煥,志曰:“字季章,懷安人?!辈恢欠褚彩桥耸献逵H。

  《三山志》不僅記載了曾春、曾準兄弟二人先后中進士,而且還記載開禧元年(1205年)乙丑科進士曾鼎,文曰:“曾鼎,字元輔,懷安人。春、準、貢禹之侄?!笨芍脑际潜炯已H,且皆中進士。卷三十一“人物類”載:文舉特奏,“曾貢禹,第三人,同進士出身。兄春,弟準?!泵鞔_記載曾春、曾貢禹、曾準三兄弟,先后于公元1178年、1190年、1205年中進士,與前述潘家三兄弟同榜中進士略異(曾貢禹乃文舉特奏名第三人),這在當時福州人物中,也都堪稱佳話。

  另外,從《三山志》(卷三十一)中,我們還可以找到上述十一聚會中同年進士的另外二人,即黃勻和高惟月。文曰:“黃勻,字均可,閩縣人?!薄案呶┰?,字明之,懷安人,現中奉大夫,前知處州?!贝送?,可供佐證的還有明黃仲昭《八閩通志》(卷四十七)的記載,紹熙元年庚戌科余復榜進士名單有:“潘景伯,師孔之曾孫,中大夫,淮東提刑?!薄芭藶棧┎?、潘顯伯,上俱景伯弟(一本又以為景伯之兄,未詳)?!薄包S勻……俱閩縣人?!薄案呶┰?、曾準(椿之弟,省試賦魁,朝奉郎、廣東提舉),俱懷安人?!泵骱螁踢h《閩書》(卷七十六)僅錄“高惟月”中余復榜進士,其他人失載。

  墓志、崖刻、方志三者結合,讓我們看到的不僅是一人的生平、一次的文會和一榜的功名,它們的互相參證,使我們了解到宋代福州文人的家族文化、文友聚會活動以及福建科舉文化興盛的場景。(盧美松)

黄色a片视频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