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聞網 >> 閩都大家

嘉慶帝師章朝栻

發布時間:2017-09-19 11:14:48  來源:福州晚報

嘉慶帝師章朝栻

章朝栻

  2017年7月,連江縣鳳城鎮章氏宗祠內驚現清同治十年(歲次辛未,1871年)創修的《章氏族譜·分譜》,譜載,“第十九世朝栻公傳”:“朝栻公乃十八世奕淮公之長子也……二十三歲乾隆四十五年聯捷進士,得國子監典簿,(晉)太子太師……”因章氏總譜毀于抗戰時期,此分譜問世彌足珍貴,“片紙能縮天下意,一毫可畫古今情!”清代太子太師從一品,爵尊位崇,《左傳·昭公元年》云:“國之大臣,榮其寵祿,任其大節?!?/p>

  金榜題名

  章朝栻(1757-1811年),字端應,號倣軒,乾隆丁丑二十二年(1757年)十二月初九誕生于連江縣名聞鄉賢義里松嶺(今丹陽鎮松嶺村),世代書香門第。章家在北宋末年自閩北浦城縣遷徙至連,第十四代章鼎始發跡,以道德文章聞名邑內,后輩英才迭出,科甲蟬聯。朝栻曾祖延簡中舉人,祖父聯芳廩生(秀才),父濟美為太學生,弟朝樞中舉人。章朝栻“自幼勤學,聰明過人,博覽群書,經史子集無所不通,文章書法冠絕當時”(《章氏族譜·分譜》)。

  清乾隆四十年(1775年),朝栻年十八,補博士弟子員(秀才)。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朝栻年二十二,鄉試中舉。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朝栻年二十三,赴京會試聯捷進士,被欽定二甲賜進士出身,金榜題名,多年苦讀終于迎來一段人生幸福時光。

  章朝栻的試卷工筆秀潤,精妙絕倫,且引經據典,淋漓胸臆,淵博的學識博得閱卷宿儒翹首點贊。還沒等他喘口氣,旋參與開選庶吉士,這是邁入仕途經濟的節點。腹有詩書氣自華,章朝栻一路過關斬將,入庶常館,“庶吉士始進之時,已群目為儲相”,成為學政朱珪的門生。

  嘉慶帝師

  三年過后,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庶吉士章朝栻又要“大考翰詹”。這是一項清廷針對翰林院和詹事府官員治懶治庸的專門考試,有詩有論(策論),史論題目往往與時政緊密相關。章朝栻坦然從容,對考題中844個字的策論概括為治國、治民、治河、治兵四大要點,內容翔實,敢言他人所不敢言,切中仁政愛民之宗旨,被列為二等,不僅順利過關,還“越次簡用”被任命為國子監典簿。翰林院(包括詹事府、國子監)等衙門的官員被美稱為“玉堂客”,宋代詩人梅堯臣詩“歐陽始是玉堂客,批章草詔傳星流”。蘇軾詩,“到處聚觀香案吏,此邦宜著玉堂仙”,可見時人對此職位的艷羨。

  章朝栻在國子監以其人品和學識博得太學生的感佩,乾隆帝將他改授詹事府主簿,擔任皇子愛新覺羅颙琰(清仁宗嘉慶皇帝)的老師。章朝栻平日以杜甫“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自詡,講授“四書五經”,常借題發揮,切盼其整肅吏治,仁政愛民,成為堯舜式的“明君”,對嘉慶帝頗具影響。

  嘉慶對恩師也青睞有加。他登基后曾駕臨翰林院,賦詩二首,其一云:“翰苑儲才藪,輝騰魏闕東。溯源探學海,繼志正文風。日啟仲卷首,年占甲子同。立身勛修業,獻賦漫程功。暖挹林暾煦,光分樓雪融。書帷夙執禮,輔相弼余躬?!痹娭袑懙絻扇?,一是皇考乾隆帝,一是老師朱珪,也表示對其他老師如章朝栻等的尊崇。

  嘉慶即位后,章朝栻協助懲治巨貪和坤一案,隨即任經筵講官,出入宮廷,和仁宗保持著密切的聯系,并擔任《高宗皇帝(乾?。嶄洝沸拮牍?。親屬家眷獲皇上封贈恩榮。民國版《連江縣志》載:“祖父章聯芳以孫朝栻貤贈文林郎詹事府主簿加一級妻林氏貤贈儒人;父親章濟美,嘉慶元年以子朝栻封文林郎妻林氏贈儒人嘉慶四年晉封儒林郎妻晉贈安人;叔祖章春起,嘉慶四年以侄孫朝栻貤贈儒林郎詹事府主簿加二級妻林氏貤封安人?!?/p>

  “閩省志乘一代方家”

  章朝栻為人仁厚,俠肝義膽,不擺官架子。同鄉舉人王文周,因家中貧困,到京城投靠,數月后病故。章朝栻篤信情誼,放棄升官機會,為料理其喪事而告假,并千里迢迢護送靈柩回連江,在京都與連邑傳為美談,有口皆碑。

  嘉慶九年(1804年),章朝栻以父逝回鄉丁憂,嘉慶帝御書“大夫第”匾相贈。從此,他再也沒回到京師。仕途的蹭蹬迫使他效法先師孔子轉向儒林文苑,憑借精湛之學術,在杏壇大顯身手,游刃有余。連邑鳳城“鰲江書院”年久失修,破敗不堪,他帶頭捐資,群賢跟進,書院煥然一新,他撰寫鰲江書院重建碑文。從此鰲江書院、福州鰲峰書院、崇安(武夷山)書院三尺講壇上活躍著他忙碌的身影,獎掖后進,培育莘莘學子不遺余力。

  連江知縣李菶慕名聘他總纂《連江縣志》(十卷),胞弟朝樞聘為分輯。翌年10月(1805年),《連江縣志》付梓,李菶在嘉慶版《連江縣志·序》寫道:“而士大夫致仕家居者又龂龂輩出,請設局于鰲江書院,延宮詹章倣軒入主斯席,而以次贊襄之。書成開帙,千百年來之掌故與六十余載之見聞,燦若繁星,而復絲聯繩貫?!奔螒c版《連江縣志》是連江縣繼乾隆版之后碩果僅存的地方志,為歷代史志家稱道。

  繼后,章朝栻赴崇安書院任主講,閑暇縱情武夷佳山秀水,品賞大紅袍佳茗,嘯傲吟詠,飄飄然仙風道骨。詠大紅袍五絕:“多者饋盈箱,少或進數片。詢其價幾何?卑之亦一捐?!贝嗽娛珍洝肚甯咦诨实蹖嶄洝な拙砦濉?。他的博學多聞,文采飛揚,崇安知縣魏大名慕其“為文不假思索,下筆千言,而英采穎發”,聘請他編修《崇安縣志》。章朝栻不畏辛勞,下鄉搜集史跡典故,廣征博取,不恥下問,加以考證與辨偽,去蕪存菁,既不悖傳統,又不因襲守舊,注重創新,體例詳備,矻矻競競,被譽為“閩省志乘一代方家”?!冻绨部h志》十卷是一部鴻篇巨著,為后人提供了崇安縣從宋淳化五年(994年)建縣至清朝的歷史沿革和地域風貌等史料。其間,他還為長樂等縣編輯方志,嘔心瀝血為保留地方文獻資料厥功至偉。

  赴任濟南知府

  在章朝栻賦閑七年之后,仁宗皇帝眷念其恩師,下詔章朝栻任山東濟南知府(正四品),他欣然赴任,課農桑、興水利、平糧價、治豪強,百廢俱興,政績卓著,深得民心,惜卒于任上,享年55歲,生前著述除《連江縣志》《崇安縣志》《長樂縣志》外,其余《枕山齋集》《越吟集》《匏系集》《武夷集》等皆散佚不存。

  章朝栻逝后九年,清仁宗嘉慶皇帝也猝然崩于熱河行宮。仁宗在位25年,史家論曰:“仁宗初逢訓政,恭謹無違。迨躬蒞萬幾,鋤軒登善。削平逋寇,捕治海盜,力握要樞,崇儉勤事,辟地移民,皆為治之大原也。詔令數下,諄切求言。而吁咈之風,未遽睹焉,是可嘅矣?!奔螒c以降,國勢由盛而衰,內憂外患,但章朝栻與朱珪一道在仁宗身邊十余載,經筵日講,朝乾夕惕,將儒學奉為立身治國之圭臬,可謂盡職盡責。

  天地英雄氣,千秋尚凜然。章朝栻是千年古邑連江僅出的一位帝師,值得后人景仰與緬懷。

黄色a片视频免费观看